生产力时空
当前位置 > 科技大数据>>扶持政策 > 创新型国家支持科技创新的财政政策(六)

创新型国家支持科技创新的财政政策(六)

发布日期:2016年03月01日来源: 共次浏览

   六、支持创新的政策性金融政策

  国外支持创新的政策性金融政策主要用于处于创业阶段的中小企业,这些企业资金实力薄弱,能用于研究开发的资金非常有限,所以需要政府给予较大的资助。在多数创新型国家中,除利用研发项目资金等措施为中小企业提供研发资金外,利用各种政策性金融手段为中小企业发展提供帮助也是创新型国家的普遍做法。创新型国家所采取的政策性金融政策主要包括:政府设立专项基金;利用国有经济部门的资金渠道;鼓励投资机构向中小企业投资和为中小企业融资提供信贷担保等。

  (一)政府出资设立专项基金。

  由于基金在性质上与专项资金不同,其资金来源等方面也有很大不同。基金是一种投资行为,属权益投资,而专项资金是资助行为,是一种补贴,一般是不要求经济回报的。各国成立基金支持中小企业创新的案例很多,如芬兰国家研发基金(SITRA)、英国RVCF基金、新加坡技术开发基金、法国种子基金、澳大利亚创新投资基金(IIF)、新西兰创新投资基金(VIF)、以色列YOZMA基金、瑞典ALMI基金等。

  政府成立专门基金直接支持中小企业创新的政策大致遵循以下路径和原则:(1)通过政府的决策程序或议会的立法程序决定成立基金;(2)确定基金本金的募集渠道并成立专门机构或委托专门机构管理;(3)政府成立专门基金直接支持中小企业创新普遍含有资本金注入的方式,因此,这类基金除部分承担政府的政策性资助任务外,需要按市场机制运作并取得投资的收益,如芬兰国家研发基金对初创企业直接支持的主要方式是参股、持有可转换债券、进行资本信贷(Capital Loan),或者上述方式的总和;(4)一般情况下,政府成立的专门基金支持中小企业创新并不追求投资价值的最大化,并且往往以低于市场的价格取得投资收益或资金回报,并把资金收益继续用于对企业创新的滚动支持。

  在资金来源的构成上,由于政府资金发挥的是引导社会资本投入的作用,不同于专项资金,基金中的财政资金只占一部分。政府出资比例各国有所不同:澳大利亚创新投资基金的政府与私人资金匹配比率最高,为21;以色列政府设立的YOZMA基金中,政府持股40%,私人投资者持股60%;法国种子基金资本构成是,20%由研技部投入,25%是国内的银行,私人资本必须占13以上。

  基金的补充有三个来源:一是政府的一次性投入。政府投入往往在基金刚设立时一次性投入,以后不再投入,而且政府投入是要回收的;二是社会资金投入。社会资金可以通过购买股份的方式不断投入;三是利润。主要来自被投资企业的红利,或以IPO等方式变卖企业获得的回报。

  

  总的来看,政府投资的风险基金运作有三个特点:(1)基金的实质是以政府资金带动社会资金投向中小企业,建立一种由私人部门运作的、以商业化模式运行的、以投资收益为补充的营利性金融机构。在这种模式下,政府不再追加投资,不干预机构的经营决策,而只充当一个监管者的角色。(2)这种模式不会单独用于支持中小企业的竞争前研发活动,而主要适用于解决中小企业在早期阶段的资金短缺问题。对中小企业的竞争前研发活动,各国政府普遍采取直接资助的方式,由国家财政预算直接拨付。基金模式支持的对象,就是中小企业的商业活动,包括成果转化、早期批生产及其他生产经营活动。(3)基金的投资行为受到政府的约束。由于是政府财政投资的风险投资基金,并非一般的证券投资机构,在业务范围上,风险投资基金的投资领域和收入来源都必须遵守政府制定的规则。一般而言,基金收入主要来自风险投资的股权收益和政府许可的其他收入,而不是来自证券投资。风险基金可以或者要求有社会资金入股或捐赠。

  七、创新型国家财政政策的经验

  (一)政府的科技投入得到充分保障。

  从上面对一些创新型国家政府科技投入的介绍中可以看出,虽然在这些国家中企业已成为了创新的主体,企业的研发投入在国家研发投入中所占比例已超过了政府的科技投入。但从总体上说,创新型国家一直在采取措施保障政府的科技投入并使其保持着稳定的增长,多数国家政府科技投入的增速均高于GDP的增速,而且,政府研发投入强度(政府研发投入占GDP的比率)也逐渐达到1%的目标。创新型国家对科技投入经费的保障是多方面的,一方面通过立法来规范科技经费的预算程序,以保障科技经费能够更大程度地促进国家(地区)科技和经济发展战略实现。另一方法,强化对政府科技经费的监督与管理,使政府的资源能够切实有效地促进国家的科技发展和提高企业的创新能力。

  (二)政府采购政策有效地促进了创新。

  创新型国家的实践证明,通过合理的政府采购政策可以有效地促进企业的发展和创新。通过支持创新的政府采购政策,可以保护并促进本国产业的发展,可以扶持弱小但技术创新活跃的中小企业,可以引导各种资源投入国家急需的重点技术项目,从而贯彻国家的科技政策。以美国为例,美国的政府采购极大促进了企业的发展和创新。1987年,美国有15%的企业常年接受政府和各州的采购订单,企业总收入的25%来自于政府采购合同。到20世纪90年代初期,这些企业的存活率为80%,比全美企业的存活率高20%。美国许多著名大企业如波音、微软及洛克希德.马丁公司,每年都从政府获取大量合同定单。此外,政府研发采购的相当一部分给了军工企业。2001年,美国联邦政府的研发采购总额为266亿美元,其中国防系统采购占研发采购总额的449%。这部分资金一般是通过与军工企业签约采购的方式进行的。此外,美国规定,在美国联邦政府采购中,必须保证小企业获得23%的采购份额,大企业也必须保证将其获得的政府采购份额的20%转包给小企业。

  (三)税收政策对国家科技投入形成了有效的支撑。

  多数创新型国家均采取了不同方式的税收政策来激励企业的研发与创新活动。许多国家在运用税收优惠政策时,十分重视市场经济规律,即由政府制定税收优惠政策,然后将这些政策推向市场,由市场引导和选择企业对科技进行投入,企业享受到这些优惠政策后规模与效益得到提高,竞争能力增强,从而实现税收增加,回报社会。同时,许多国家十分重视税收优惠政策的效应,并非无限制地使用,而是根据经济发展情况不断调整,严格按照国家的产业规划,将有限的优惠运用到最需要发展的行业与领域。另外,创新型国家十分强调税收优惠政策的法制化管理,以法律来规范各种优惠政策,有力地保障了其对国家和企业科技进步的重要作用。

  (四)政策性金融政策有力地促进了中小企业的创新。

  在多数创新型国家中,中小企业均是最具创新活力的群体,这与这些国家的政策性金融政策的支持是密不可分的。日本在产品制造领域拥有大量设备先进、劳动生率高的中小企业,而且其制造业结构经历了几次转型,每次都很成功,始终保持了制造业的优势,其设置的一套直接向中小企业融资的政策性金融体系功不可没。美国自20世纪70年代后期以来,其制定一系列适应不同类型、不同成长阶段小企业特点的金融政策,极大地促进了小企业的成长,直接引发了以小企业创新为载体的新经济革命,给美国带来了近20年长期经济繁荣。

  (五)政府的支持促进了产业发展和区域创新。

集群战略在国外区域经济发展中无论是高科技产业集群,还是传统产业群都取得了很大的成功。如美国的硅谷、波士顿128公路、德州的奥斯汀,印度的班加罗尔地区,以色列的特拉维夫,英国的剑桥工业园,法国的索非亚等高科技产业群;意大利艾米利亚——罗马格纳地区的传统产业集群;以及日本的大田、德国南部的巴登——符腾堡等一般资本与技术结合型的产业集群。这些产业集群的发展有效地促进了区域创新能力的提升,而政府通过各种政策建立的区域创新体系又反过来有力地促进了产业集群的发展。+

科技大数据热门推荐

生产力时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