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产力时空
当前位置 > 科技大数据>>扶持政策 > 创新型国家支持科技创新的财政政策(五)

创新型国家支持科技创新的财政政策(五)

发布日期:2016年03月01日来源: 共次浏览

   五、支持产业发展和区域创新的相关政策

  除上述支持创新的各项政策外,创新型国家还十分重视对产业发展和区域创新的支持。从目前国外相关领域政策研究来看,产业发展和区域创新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产业的集群化已是一个普遍的现象,而且越是新兴的产业,越是高度集群化。而产业集群往往又依托于特定的地理区域,在区域创新体系中占有重要的地位。下面就国外相关政策作简单介绍。

  (一)设立专项基金和专项计划促进区域创新。

  1.欧盟。欧盟在区域政策实施的手段上形成了两大基金加若干辅助性基金的新格局。《2000—2006年欧盟结构政策》确定的区域发展援助政策的总金额达2600亿欧元,占欧盟同期财政预算的13左右,是欧盟最大的一笔公共开支。在这笔巨大的开支被分成了两大基金加若干辅助性基金:

  (1)两大主要的区域协调发展基金。一是针对欧盟区域层次的欧洲地区发展基金(ERDF。欧盟东扩后,在25个成员国的254个标准统计地区(NUTS2)中有64个地区被确定为受援地区,超过25%的人口受惠。二是针对成员国层次的融合基金(CF。按规定的标准确定的受援成员国为捷克、爱沙尼亚、塞浦路斯、拉托维亚、立陶宛、希腊、匈牙利、马耳他、波兰、葡萄牙、斯洛文尼亚、斯洛伐克和西班牙等13个成员国。

  (2)若干辅助性区域协调发展基金。一是欧洲社会基金(ESF,主要用于培训、社会融合和就业。二是欧洲农业指导和保证基金(EAGGF,主要用于农村地区的发展,投资于农民和农村的旅游业等。三是欧盟渔业指导基金(FIFG,主要用于渔村的发展和渔业现代化等。四是入盟前结构政策工具(ISPA,用于入盟候选国改善环境,完善交通网络建设等。五是欧盟互助基金(EUSF,用于成员国发生重大灾害后的援助。

  2.德国。1999年德国联邦教研部启动了区域创新资助项目,资助费用共计5亿马克,计划于2005年结束。该计划旨在将富有企业创新精神的人才组织起来共同合作,通过创新对话以竞争的方式对某一区域的未来发展有所贡献,同时也使该地区传统的经济部门焕发出新的生命力。创新资助作为对项目资助的补充无须偿还。资助创新的费用是联邦教研部根据项目资助规定可以进行结算的支出费用不含对建筑和大型设备投资的费用支出。项目特别规定,区域创新中的地区概念不是联邦州,而是富有区域特色的科学园区或经济区。德国将关于区域创新的资助政策公布于联邦司法部公报,并根据政策批准成立了25个创新区,分布在德国东部各州。

  (二)为产业发展和区域创新机构提供充足的资金保障。

  在许多创新型国家中都设立了专门针对产业发展和区域创新的机构,并为这些机构提供了充足的资金保障。这些机构在促进产业发展和区域创新能力的提升中均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1.英国。英国于2001年为地区发展局提供了每年5000万英镑的资助,各地区可视它们的区域优先领域而灵活决定如何使用这一基金。区域创新基金首先是用于资助新的孵化器,促进网络和鼓励集群,以及深化对该地区优势和弱势的认识。利用区域创新基金,地区发展局启动了91个孵化器和科学/商业园区开发计划,在2002—2003年已经指定了25亿英镑用于资助今后的科学和创新计划。

  由于地区发展局更加关注区域的产业优势,更加重视创新技术对地方经济的带动作用,因此与企业的合作目标更加明确。在中央资金的带动下,地方投资创新的积极性普遍高涨。最近一次审计显示,地区发展局用于创新、加强大学与企业合作的项目投入大幅度提高,仅从20034月的17亿英镑就增加到20056月的20亿英镑。欧洲区域发展基金也向英国部分地方发展局提供欧洲产业结构调整基金,从2001—2005年共向英国各地方发展局提供了超过100亿英镑,成为各区域使用最广泛的创新支持基金。

  2.法国。法国创新署是一家公共性的服务机构,旨在促进法国产业的创新,尤其关注中小企业的创新,对创新提供融资服务,推动各个领域的新产品和新模式的产生。该机构的核心职能就是通过分担技术转移和高科技产品研发过程中固有的金融风险来支持创业企业家、中小企业以及研究实验室的创新行为。在2002—2003年法国政府创新计划(于2004年执行)的框架中,法国创新署被定位为创新支持网络的核心,是对企业公共支持方面的协调者。法国创新署的运行在财政贸易产业部的领导下,由产业副部长、中小企业副部长和研究副部长管理和监督。

  法国创新署每年的资金预算主要来自于政府无偿资助和过去资金支持所带来的回报,政府财政预算每年为289亿欧元。该机构还管理那些由第三方提供的捐赠和无偿资助(包括地区性欧洲范围内的资助),参与管理由政府部门、全国性和地区性机构或者欧盟提供其他运营性贷款。

  除资金上的支持外,法国创新署还通过25个地区性办公室,为法国中小企业提供方便的服务。这些地区代表可以直接对融资进行决策,并与当地那些促进经济发展的相关实体保持紧密联系。同时该机构还与内外各种经济、技术和金融团体之间建立了紧密合作关系,使中小企业从中受益。

  3.韩国。韩国的地区研究中心始建于1995年,强调的是基础科学和新技术中的创造性和创新性研究。遴选地区研究中心时,研究能力以及对地区经济和社区的贡献将作为重要因素。2000年韩国已有37个地区研究中心,若每3年一次的中期评估出色的话,它们可获得连续9年的政府资助。

  (三)产学研合作是产业集群和区域创新支持政策的重点。

  无论是产业集群,还是相应的区域创新政策,创新型国家都特别注重产学研的合作,通过各种措施为产学研合作搭建平台,创造良好的合作环境。

  1.加拿大。加拿大2002年出台的创新战略明确提出,到2010年,加拿大将建设至少10个国际化创新产业群。加拿大政府并不强迫某个地方发展创新产业群,但政府在培育创新产业群方面可发挥以下作用:支持劳工技能的提高;投资创新基础设施;通过政府采购促进创新产业的发展;积极推销加拿大创新产业;支持联网和研究;收集创新产业群的发展数据。目前,加拿大140个城市共有263个创新产业群,涉及农业、水产、森林与森工产品、矿产、塑料与橡胶、化纤与服装、钢铁与钢铁产品、信息通讯制造、汽车、信息通讯服务、高等教育、生物医学、商业服务、金融、创意与文化、后勤、建筑、石油与天然气、食品与饮料等众多领域。

  2.日本。为了加强大学及独立研究机构与产业界的合作,日本经济产业省从2001年度起实施产业群推进计划,在各地方选建了19个各具技术特色的产业集群。经产省分布于各地派出机构(地域经济产业局)的职员约500人,4000多个中坚企业以及200多所大学参与了这个计划。经产省对产业群的支持措施有:支持企业与研究机构之间的交流和协作,如主办研究会、交流会、研讨会等;支持具有地方优势及特色的实用技术开发,提供开发补助金及产学共同开发委托费等;建设创业孵化环境,培养创业者,支持大学风险企业。

  3.德国。德国联邦政府很重视资助高新技术能力聚集区形成。这种高新技术创新能力聚集区实际上是一个针对某一高新技术领域区域性的合作网络(德语称能力网Kompetenznetze),网络成员从纵向看覆盖了产业链的多个环节,从横向看是跨学科跨行业的。德国联邦教研部1995年就开始建立生物技术创新能力聚集区(德文就称作生物地区BioRegion)的竞赛。首先,有志于合作参加竞赛的伙伴推举出一个单位作为协调单位,指定协调人,制定出方案,提交给联邦教研部。方案评审合格后获得资助。从生物技术开始,接着又相继开展了在纳米技术、光学技术和医学技术方面的竞争。现在,德国联邦政府重点资助的几乎所有的重要技术领域,通过竞争产生的聚集区都能得到了资助。聚集效应大大促进了技术创新和高新技术中小企业的创建和成长。

  4.韩国。韩国已建成或在建的大学合作科学园区有十几个。较具代表性的有:汉城大学基础科学合作支援团、浦项工大的产业科学研究所、大宇高等技术研究院、延世大学的工学研究中心以及位于大田的大德科学城(又称大德科学技术园)。其中,大德科学城被称为韩国的硅谷。在该园区内现有30多个政府和民间研究所以及高等院校单位,包括三星、金星等大企业集团的研究所和著名的韩国科学技术院,形成政府、民间、大学共同开发的局面。为了加速科技成果转化,韩国科学技术院设立了技术创新中心和技术商业孵化器,为那些具有新技术思想而无研究条件的人提供研究场所和设备,使他们从事技术研究与开发。

  (二)鼓励企业采用先进技术设备的税收政策。

  为了推动企业的技术进步,促进企业采用先进技术和设备,很多国家政府在社会的不同发展阶段都为企业更新和购置先进设备提供一系列的税收优惠措施,如税额减免、加速折旧等。这些措施对企业加速设备更新、优先采用先进技术设备,确保企业用最先进的技术设备来生产产品,提高竞争力起到了相当大的推动作用。

  1.美国。美国为了鼓励企业设备更新、采用新技术,允许企业进行加速折旧,缩短固定资产的法定使用年限(科研设备的法定使用年限缩短为3年,机器设备缩短为5年,厂房、建筑物缩短到10年,风力发电设备可分5年折旧完)。对企业进行新设备投资给予加速折旧,并简化折旧的计算方法。美国政府还以加速折旧作为政府对私人高新技术企业实行巨额补贴的一种方法,以此来促进对高新技术产业的投资。目前,美国每年的投资中,折旧提成所占比重最高达90%。对于中小企业投资购买新的设备,若法定使用年限在5年以上,其购入价格的10%可直接抵扣当年的应纳税款;若法定使用年限为3年,抵免额为购入价格的6%。如果一个企业的应税金额少于2500美元,这部分应税金额可100%用于投资的税收抵免;对于超过2500美元的应税金额部分,最高抵免额限于超过部分的85%;如果企业当年的应税金额不足以抵免时,可以比照亏损处理的办法,不足部分可往前追溯3年,往后结转7年。美国各州对科技税收的鼓励也采取了不同的政策。如在加速折旧方面,对位于下曼哈顿的企业,允许其购买办公设备、新技术和其他财产的成本在第一年实行30%的额外折旧,这大大超过了美国国税局的正常折旧率。

  2.日本。为了推动企业的技术进步,日本政府对于企业更新与购置符合特定范围的设备,实行税额扣除或是加速折旧的选择制度,即选择7%的税额扣除或是加速折旧,由企业自主决定。日本的加速折旧一般是在原折旧基础上的第一年可以追加购置款30%的折旧处理,特殊设备(如更新很快的IT设备等)的折旧可以特殊处理,不同设备有不同的折旧年限,但都有明确的法律规定。

  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用信息技术改造传统产业已经成为摆在企业面前的现实问题。为了提高企业的现代化水平,日本政府在2003年度的税改中专门出台了《IT投资促进税制》。新税制对企业投资IT软硬件实行加速折旧或税额扣除两者选其一的措施。加速折旧措施为首年度准许按购置费用的50%实施折旧处理,税额扣除为首年度购置费用10%的税额扣除,不能超出当期法人税额的20%,超出部分可以在下一年度中递延扣除。该优惠措施对享受条件设有严格的限制,对于注册资金超过3亿日元的企业,必须满足硬件或是软件600万日元以上的投资,对于注册资金不到3亿日元的企业,必须满足硬件140万日元或是软件70万日元以上的投资。对于注册资金不足3亿日元的企业,不愿购置软硬件而采用租赁方式的形式时,满足一定条件也可享受税额扣除措施,一般为租赁费用60%中的10%可以享受税额扣除。除了鼓励措施外,日本政府对企业的现代化水平也有着相当严格的管理措施,对达不到要求水平的企业采取加征特别税额的处罚措施,如对环保指标的设置上就有几种不同的税收标准,有利于环保的技术与设备税负比例低,而不利于环保的技术与设备则税负比例高,这种措施也促使企业尽可能采用新技术与新设备,改造现有企业的装备水平和生产更加环保的产品。

  日本的金融、税制等配套措施对企业发展方向起着相当明确的引导作用,这种措施贯穿于日本经济发展的各个阶段。达到政府规定标准的则税负低,低于规定标准一定比例时还可以享受更优惠的税率,但高于规定标准时则要承受较高的惩罚性税率,这种分级式税率政策也迫使企业想方设法向标准靠拢,最可靠的方式就是技术进步与采用先进的设备,通过设备更新与采用先进设备来达到目的。有奖有罚、奖罚分明的税收制度已经成为促使日本企业提高企业现代化水平的措施之一。

  3.韩国。韩国对直接用于企业研究开发机构或产业技术研究团体的研究实验设备投资,予以一定比例的税额减免,或在购置价款中予以一定比例的折旧。规定通过使用各种新技术来赚取利润的新风险投资企业从以下两种优惠措施中选择其一:一是投资抵免,即按投资额的3%(用国产设备投资的为10%)抵免应纳税额;二是特别抵免,即除进行正常折旧扣除以外,还可按投资资产取得成本的30%(国产设备投资的为50%)在取得设备当年税前扣除。实验研究专用设施可以选择按设施成本的5%(利用国产设施的为10%)抵免税额或按设施成本的50%(国产设施的70%)提取特别折旧。韩国还规定每天使用时间超过12小时的机器设备,按折旧标准加提20%的折旧。

  (三)利用税收优惠政策支持中小企业创新。

  发达国家企业税收一般占企业增加值的40%—50%。在实行累进税制的情况下,中小企业的税负相对轻一些,但也占增加值的30%左右,负担仍较重。为此,许多国家进一步改革税制,强化对中小企业的税收减免政策。

  中小企业投资研究开发减免税政策是英国2000年实行的一项鼓励中小企业投资研究开发的税收优惠政策。它规定,年营业额少于2500万英镑的中小企业,每年投资研究开发超过5万英镑时,可享受减免税150%的优惠待遇。这样,投资研究开发的中小企业可减少相当于研究开发投资30%的费用。尚未盈利的中小企业投资研究开发,可预先申报税收减免,获得相当于研究开发投资24%的资金返还。这一政策公布后,受到了英国企业界的普遍欢迎。德国规定,在落后地区新建的中小企业可以免交营业税5年;对新建的中小企业的动产投资,免征50%所得税;对中小企业使用内部留存资金进行投资的部分免交财产税。在法国,新建中小企业可免三年所得税;在老工业区等重点开发区兴办公司可免征三年地方税、公司税和所得税,期满后仍享受50%的税收优惠;新建企业的固定资产折旧率由原来的5%提高到25%。韩国对创业初期的企业,减征财产登记税、财产获得税、财产税和土地税等。埃及政府为扶持中小企业,于1988年决定,新建的中小企业的免税期限由原来的5年延长到10年。澳大利亚政府规定,针对年营业额不足500万澳元,R&D开支不超过100万澳元的中小企业,还特别给予375%R&D投入的税收回扣。

科技大数据热门推荐

生产力时空